图片系列
网友自拍
欧美图片
Gif动图
高跟丝袜
小说系列
学生校园
明星偶像
生活都市
不伦恋情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nykj998.com

刚见到她是在上海火车站附近,那是一九九四年春天。

老闆派我到上海参加一个几年一度的电子展览会,白天在会展里逛了一天,傍晚匆忙赶到火车站买票打算当晚回杭州,不料最近一列客车要到晚上十一点才有。现在才七点,住宿一晚,显然不是老闆所愿意的,怎幺办?

在广场上四处茫然,远处几个腥红大字歪歪扭扭地写在一块摇晃的招牌上:“豪华大巴,发往杭州,萧山”。

就在我排队上车时,看到了她,準确的说是她的背部。她就排在我前面,短髮,浅黄色的上衣,背着帆布旅行袋,凭我的经验,她大致是那种在外地闯蕩的颇有经历的乡下女孩,因为在这样的长途汽车上,只有她们才有胆量一个人独来独行。不管怎样,在漫长无聊的旅途中,如果能跟她聊聊侃侃,也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好方法。

“你上哪儿?”

“萧山。”她转过脸来朝我笑笑。模样还不错,我来劲头了。

上了车,我帮她找到空位,当然条件是要我们坐在一起。

我开始找话题聊天,记不清具体吹些啥。大学四年的寒暑假来回旅行生活,使我对付这种场合驾轻就熟,让一位女孩从见面到熟悉,到哄她开心,到留下联繫电话地址,真是a piece of cake。

她刚开始只是睁大眼睛默默的听,后来吃吃的笑,然后她的话也多起来了,她说到上海是要找她的中国一个小姐妹。

“她在哪儿?”


“在新庄,不知道具体地址。”

“那怎幺找她?”

“我僱了摩托车,四十块,让他带我四处找。”

“那你找到她没有?”

“没有,所以先回去,你看这幺晚了,回家要半夜了。”

汽车开到闵行,不远处一群建筑楼的灯光在暮色中显得格外显眼,四年过去了,我还是能马上分辨出哪是“教三”,哪是“行政楼”。

我指着那边说:“我在那儿读书住了两年,那个时候真好,整天瞎玩。”

“你怎幺玩?”她笑着看着我。

“我有一把破吉它,弹弹琴,週六晚上我们就跳舞去,老踩别人的脚……”

她的目光移到远处,在想些什幺,在暗淡的车灯下,我可以看出她幽幽的眼神。她见我注视着她,忙说:“怎幺不说了?”顿了顿,对我说:“可惜我没机会去大学读书。”

我安慰她,又聊了一阵。不知不觉已到了深夜,我迷迷糊糊靠在座位上睡着了。我感到车子似乎在慢慢倾斜,有人在旁边急急的推我。司机说:“大家不要动,不要紧张,右边的先下去。”

原来车子偏离了路面,右边的轮子已经陷在路基外侧,车子严重倾斜。我拉着她慌慌张张地跑下车,外面一团漆黑,只听到洼虫在水田中的叫声。一阵风吹来,我打了个哆嗦。她也紧紧的裹牢外衣,双手抱胸,看她这个样子,我只好脱下西装,披在她身上。

“你自己穿吧,你不要冻着了。”

“我不冷,没关係的。”我咬咬牙。

大约过了半小时,另一辆客车开到,大家一片欢呼,争先恐后上车,我们在最后,不知有没有座位。上了车,前排有两个隔开的位子,最后一排也有两个位子,她径直地走向后排。我乐了,看来她喜欢跟我坐一起,因为后排很震,一般没人愿意坐。


这段路正在施工中,车子摇摇晃晃地前进,我们的身体跟着左右摇摆,我不经意地撞到了她,慌忙平衡住自己的身子,一剎那间,感觉到了那少女特有的柔软和弹性。她也摇摇晃晃地碰撞着我,慢慢地,我们不在刻意避开。

终于,汽车离开了施工路段,但我们却靠得更紧了,她把头静静地靠在我的肩膀上,我们没有说话。

十二点半,到达了杭州。我走下车门,看着车门后面的她正在犹豫要不要下车,我知道她到萧山后仍要转车,现在这个时候,那边不一定有车子,而且那儿找旅馆也不方便。

我们目光相接的一瞬,我突然觉得在这茫茫的黑夜应该帮帮这个孤零零的女孩,对她说:“你明天再从杭州出发吧。”我帮她拿下那只旅行袋,叫了一辆的士,开往花园殿。

我没有自己的房子,公司在花园殿为我们租了两间农民房,我一人住楼下一间。我带着她在黑暗的小巷中走,深夜没有一点声音,我在前面带路,不停的回头看她,真担心她是否害怕,她“噗嗤”一下笑了:“你是不是怕我走丢了?”我心中坦然:“是啊。”

带她进房,指着那张床对她说:“你就睡这儿吧。”她看着房中的家俱,一张单人床、一张破桌、一把方凳、一台灯,愣了愣,说:“我以为至少有长沙发之类的。”

我说:“不要紧的,我今天晚上要看书,看通宵,你就睡床上,没事的。”

我打开台灯,拿一本那时以为很牛的书——AT命令集,认真地看了起来。她默默的脱下外套,躺在床上,盖上被子。或许她太累了,没过两分钟,就响起轻微的鼾声。我看着她熟睡的脸,不禁为自己的骑士精神和绅士风度而感动。

看了半小时的书,两眼发昏,正想强打精神,忽然听她说:“你也睡吧。”

“我不睡,没事。”

“可你开着灯,人家睡不着。”

看着灯下她微开着的双眼,我不禁心中砰然一动:“我睡哪一头?”

“随你。”她说。

“我脚没洗,看来只能与你同一头了。”

她笑着说:“我也没洗,没地方洗。”


我战战竞竞地挨着她半躺下来,关了灯,头靠在墙上,全身发烫,下面膨胀起来。

我说:“我怕克制不住,这样对不住我女朋友。不行,我得起来。”

她倒显得很平静:“其实没事的,我们都有自己的男女朋友,就算我愿意好了。”

我不知如何是好,或许潜意识中正等她这句话。黑暗中,我的右手轻轻的摸索着她的脸庞。我的下部热胀难受,她的呼吸也急促了。她抓过我的右手,放在她的胸脯上,我再也把持不住了,一翻身压在她身上,她急切地迎合上来,双手抱紧我,臀部不停的向上挺动,口中含混不清的说:“我要,我要……”

同时她双手转到下面,尝试给我接开皮带,对,是皮带,我也迫不及待要解下她的长裤,虽然我压着她,但并不影响我们顺利快速地解开裤子。当我们把长裤连同内裤拉到膝盖处时,等不及全部脱下,我已急急忙忙往前一顶,她喉咙里“啊”的一声,闭上眼睛,我进入了她的身体,我第一次感觉到里面的柔滑、弹性,和热度。

这是我第一次完全进入女人的身体,我有时也与女朋友玩得很火,不过最多是在外部撞击一番,我们一是怕怀孕,二是怕把她的膜弄破,我逃脱不了责任,最后总是我把精液流在她的外阴,然后她从容地把它擦掉。

我从没见过女友像她这样陶醉在其中,她闭着双眼,每次我往前送时,她喉咙里发出轻微的“啊”的一声,同时抬起臀部往上迎合。抽送了五、六下,我已经感觉下面快控制不住了,连忙拔了出来,对她说:“我们把衣服全脱了吧!”

解除掉所有的障碍,我又开始压在她上面开始抽送,这一次我们赤身裸体,更加感到刺激。抽送了十几下,终于精门一动,我下面无法控制地痉挛,阳精一阵一阵地喷射到她的花心深处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大家都在看